· 现在的位置 >首页 > 音论曲谱 > 音乐评论 > 正文
大型民族交响音画《春江花月夜》赏析
2015-10-26 14:14:36 发表 | 来源:中广网

 
       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打造的大型民族交响音画《春江花月夜》,在国家大剧院演出获得好评。继而在中国民乐之乡江阴演出产生轰动,黄牛票炒到800多元!江阴网友“全自红”在其空间里评议说:“演出突破了在江阴举办过的朗朗钢琴演奏会、孙楠演唱会、刘半农诗歌朗诵会。为幸福江阴,民乐之乡打出一张响亮的有声的音乐名片。整场演出诗美、画美、音乐美、舞美……”。众多媒体认为“是集中体现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高水准的演出”。
  中国乐舞,是融汇诗、词、歌,唱,钟、鼓、琴、瑟于一体的艺术形式。中国的原始乐舞已是歌、舞、乐共生的状态,齐国有《韶》又名《箫韶》,传说是歌颂舜的乐舞,原始的《韶》,是狩猎后庆胜利的集体歌舞,人们披着兽皮,戴着鸟羽,模仿鸟兽,在空灵婉转的排箫声中完成九段九变的舞姿,以迎凤凰来仪。故,有“箫韶九成,凤凰来仪”的说法。至唐,乐舞已发展的气势磅薄,场面壮观,服饰华丽,成为风采独具的奇葩。今天,前卫文工团的大型音舞诗画《春江花月夜》不仅传承了中华丝竹乐曲悠扬,诗情画意、霞姿月韵、绚丽多彩的历史特色,也是盛世年华歌舞升平、国泰民安的写照。
  现代剧场里的音乐欣赏,观众绝非只为满足耳朵来听音乐的,除了获得听觉享受外,舞台上呈现的舞蹈动作,衣饰彩服,灯景画面等舞台手段营造的视觉效果,是同样喜欢得到的审美享受。观众通过审美获得的信息越多,解读出的音乐形象越异彩纷呈,这正是艺术审美的魅力所在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艺术家往往使用多种艺术手段,积极调动观众的第三度创作,以取得气象万千的艺术效果。
  我想刘荣导演在策划、执导大型民族交响音画《春江花月夜》(后称“春江”)中,正是既着意于乐曲,又迁力于舞蹈、诗词、舞美等艺术语言,并恰如其分地拿捏了这些辅助手段,才补充、强化了民族音乐的美丽和魅力。获得了如潮的好评。


\
 
丝竹管弦  曼妙无穷
  音乐的美,是通过乐曲的旋律、编配的和声、乐器或人的声音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人的心灵,使之得到愉悦和享受的。
  “春江”演绎的曼妙乐曲,有千百年积淀的经典,如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高山流水》等,有时代演进中涌现的佳乐,如《二泉映月》、《空山鸟语?光明行》、《梁祝》、《姑苏行》、《茉莉花》、《喜悦》,有专为音乐会创作的《幽兰操》、《江南雨》。这些作品曲美、器美、演奏美、编配美,美不胜收。
  大音希声“春江”美 
  《春江花月夜》作为开幕大曲,指挥王天力引领起弦歌管吟,也引领着听者的思绪心驰神往起来:橘色夕阳落在江面,潋滟水波荡漾蓝天,春江月夜一派静谧,让我们的心胸恬然安详;随着旋律音调的自由摸进,渔歌轻扬,水天一色的美景尽展眼前;在洞箫吟咏中,我们领略夜风拂动,浪波回荡;在琵琶的华彩里,我们想象花影与江月嬉戏;在清亮的木鱼与洞箫的清雅中,渔舟扬帆远去……苍茫的江夜宁静了,诗美无穷的乐曲结束了。
  中国古代音乐理论,有一个著名的论点曰“大音希声”,这是道家老子的音乐美学思想,他认为,最美好的音乐应使人内心和谐平静,而这种平静又能使人在不知不觉中得到陶冶和升华。这首开场曲给我们的宁静及谐美难以言表。
 
\

 
  乐诗风采《幽兰操》
  《幽兰操》,是有乐诗风采的作品。民乐大师赵季平深谙乐诗的真谛,他着力关照孔子的哲思,以其精湛的作曲技巧,设计了富有哲辩意味的叙事兼咏叹的乐调。其旋律既深沉凝重,又飘摇游移,既能表现智者深见远虑的慨叹,又有哲人九鼎大吕的磅礴之气。
  编曲刘荣所配置的埙、大笛子、钟铃、古筝、洞萧又具悠远、沧桑的音韵美。乐器和人一样,不仅有年龄与性别的区分,还有各自的性格和喜怒哀乐的情感特色。埙,是沉思型乐器,乐音荒凉幽远,像秋末的落叶,随着它,人的思绪也辽远起来。埙也是怀想的乐器,如秋风的喘息,若远若近的飘渺,让人迷茫。大笛子乐音低回幽婉,音色润厚,让人觉得随和善良。它们是以韵取胜的乐器。于是,编配者在前奏中用埙来体现孔子的绵长思绪,吹在你的耳边,响在你的心里。而大笛子则附和着丝竹的颤弓发出长吁短叹的心灵呼应。      
  人声是艺术表现的主导元素,著名男中音歌唱家雷岩的演唱很符合哲人的形象,那浑厚悦耳,沉稳扎实的声音或舒缓、或激昂,张弛有度。他以冷静中不乏激昂的咏叹方式,表达孔子思考中亦阴亦雨的复杂情态,仿佛中国画的水墨流云,亦浓亦淡,缥缈虚幻。
  丝竹伴奏没有铿锵慷慨,多了些袅袅悠悠。整首曲子的绝妙编配加之舞美夸张的那束幽兰,让我们觉得孔子的思绪伴着幽兰之香在天地间缭绕。舞蹈演员的纾缓舞姿,形象诠释了至圣孔子平和达观手操幽兰的心境。 
 


 
意韵双佳《江南雨》 
  作曲家刘荣的丝竹与女声小组唱《江南雨》,是地道的原创作品。她抓住吴侬软语声音委婉而若吟唱,语调平和而又抑扬,语速适中而还顿挫的特色,着力展示江南女子婀娜多姿的神态:乐曲的评弹风格使乐语纤秀绵密,前、后十六分音符的运用,让旋律温婉软糯、摇摇扭扭,不仅强化了地域色彩而且十分俏丽妩媚。
  清脆如珠的弹拨乐器与明亮悠扬的竹笛拉开了雨中江南的纱幕,伞花朵朵似点点彩墨,窈窕少女穿柳帘、拨绿纱嬉戏笑闹,乌篷船里丝竹悠扬,小桥上下起舞婆娑,软风细雨中的江南越发逞娇呈美,清雅的景色里便有莺声燕语弥漫开来——“是谁在江水边寻找温馨的记忆,那一抹桃花红醉了杨柳岸缠绵的思绪。雨伞下回眸一笑嫣然倾城的美丽,画卷里乌篷船载不动这多情的雨季。青石巷流动着千年佳话吴侬软语,烟雨浓炊烟起朦胧了江山水色依依。哦,江南雨,柔柔的江南雨,静悄悄地飘呀飘在我梦里”。
  这是在丝竹乐曲线条中,点染斑斓色块构成的美丽,与吴玉明的歌词搭配构建了形神俱佳的意境,让人觉得美丽江南果然就在梦里。
  艺术作品没有美的形式谈不上真正的艺术,美的形式与美的内容相统一,才会对欣赏者产生美感效应。而形式美在艺术作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。因为完美的形式可以完美的体现内容。《江南雨》是意、韵双佳的诗美作品。是中国民族音乐高雅气质的本色所在。


 
  情景交融《姑苏行》 
  擅长北派笛曲的演奏家刘凤山,把曲笛音色柔美、宽厚的特征表现的淋漓尽致,把南派的笛曲《姑苏行》演绎的韵味十足。
  在宁静、抒情的引子中,旭日薄雾,烟笼纱绕,抹红点翠的画卷铺展开来,笛声若江南的春晨让人舒适惬意。速度稳健而流畅的行板,渐吟渐强,那“颤、叠、赠、打”手法营造的乐音,清丽优雅,还有湖光山色烟波浩淼的态势, 江南水榭亭台楼阁的诗韵,使人在身临其境的游赏中,化景物为情思,心旷而神怡。在且行且舞的小快板中,旋律起伏流畅,强弱力度适中,把心神荡漾的愉悦神情表现的细致入微。末段,为表现游人沉醉景色,不舍归去的心境,刘凤山展现了他的得意之笔——用饱满均匀的气息,缓速表现“颤、叠、赠、打”,仿佛让听众看到——鸣叫着的水鸟在池塘里扑翅掠翔、追逐中打起水面点点水花、激起池中层层涟漪,可谓惟妙惟肖。而余音悠长的结束句,令人沉醉于回味之中。
  高胡《梁祝》情凄婉 
  《梁祝》这首爱情蝴蝶的音乐故事,早已飞进世界人民的心中。高胡协奏曲版本也不少,听魏丽华的演奏有不一样的感觉。她演奏快速乐音凌厉准确,而演奏抒情片断尤其娓娓动听。
  在悠远、清丽、婉转的引子之后,魏丽华的高胡以从容轻柔的运弓,奏出纯真、优美的主题,纤弱无助的祝英台便开始诉说她的凄美故事。王天力指挥下的乐队,怀着一腔愤懑、满腹同情,倾听着、应和着犹如女高音的高胡,乐队各声部恰如其分地给高胡以谐美的支持。魏丽华以明朗清澈的高音及圆润的低音把“草桥结拜”、“坟前化蝶”几个乐章的旋律或华美秀丽,或激昂慷慨,或柔肠寸断地逐一歌唱出来。其行音迭宕起伏,运弓疾徐缓急,装饰加花处理的生动而有气韵。尤其在感情的演绎中,蕴含了操琴者自己的体味,她把握的音乐情绪,凄婉的哀怨多于凄厉的控诉,突出了弱女子倍受压抑的感觉,让人对梁祝的爱情更为怜惜和不平。这是魏丽华作为女子乐手演绎高胡“梁祝”给人的印象。
 
鼓壮琵琶垓下战
  《十面埋伏》是中国著名的琵琶古曲,生动描写了楚霸王与汉刘邦的垓下之战。
  悲壮的“霸王别姬”舞蹈,引出先声夺人的鼓声。裂帛般的琵琶声,一下撕开了长空,也揪起了人心。鼓手擂鼓号令,将士出营列队,琵琶轮指奏出号角,指挥排兵布阵——激战前的肃杀之气刺激着观众的神经。鼓的击打,弦的枇杷,营造出车马奔突、血刃相拼,惊心动魄的景象,一幕幕生命之争,历历可见。
  琵琶领奏杨一格技法纯熟,轮指清晰明亮,力度强弱有致,且含情蓄势。她与十位巾帼,以琵琶穿透力强的音色和高音的刚性、中音的温润、低音的淳厚,抑扬顿挫地把血火疆场的暴戾,将士陷阵的迅疾,表现的玲珑剔透,细致入微。
  鼓,以激越慷慨的英武气势,惊雷呼号的八面威风,成为辅佐琵琶的副将,领鼓封毓堃率麾下且鼓且舞,鼓了个天愁地惨,舞了个虎虎生威。
  刘荣、王明编曲的打击乐与琵琶《十面埋伏》,改变了向来以琵琶做主角的乐曲风貌,让我们看到:琵琶与鼓如战友似兄弟,身心相依共赴杀场,长枪短刃交替出击,冲锋掩护协同作战,琵琶与鼓的层层递进,如同战争的步步推进。对乐曲的表现确实添彩。这首乐曲不仅演奏美同样体现了编配美。
  别开生面奏“二泉”
  当年,奥地利指挥大师卡拉扬听了一位女演奏家拉过《二泉映月》后,感动的双手捧着她的额头说:妳用两根琴弦拉出了我心中真正的音乐!
  卡拉扬所说的“两根琴弦”的乐器,就是二胡,他心中“真正的音乐”,就是《二泉映月》。
  二胡,这件在中国人心里稳坐第一把交椅的乐器,在《二泉映月》中,是唱着悲歌讲述悲凉的饱经沧桑的老人。它那如泣如诉地乐音,丝丝缕缕的乐线,牵出来的人生故事,引发了许多人的人生感慨。
  林朝晖的二胡是与李春山的萨克斯共同讲述这段人生故事的——当二胡弓弦与琴弦磨擦,发出低沉缓慢却悠扬如歌的旋律时,我们就进入夜色阑珊中。含辛茹苦的二胡和忍忧吞伤的萨克斯拴着我们的千思万绪,一同伴冷月寒泉回首往事,一同听阿炳讲述辛酸岁月。林朝晖柔中有刚的运弓,蕴含着亦悲亦怒、跌宕起伏的感情,一声声顿弓发出的哀叹,是对苦难命运的哀叹也是对不公人生的愤慨。乐线终了时我们的思绪却未了。心中那种难以名状的感觉,是二胡与萨克斯共同给我们的感受。
  在《二泉映月》诉说性的乐语中,作为西洋乐器的萨克斯,那兼有铜管与木管的音色,深沉而又平静,轻柔而又忧伤, 就像心空中振颤的回声,不时呼应着二胡发出的叹息,不时共鸣着二胡倾诉的不平,对于《二泉映月》来说,似乎难有别的乐器能像萨克斯这样与二胡同声相应,同气相求了。如此,我们就不难理解,深谙二胡性格的作曲家刘文金,为什么会选择萨克斯与其共同演绎这首乐曲了。
  曾比较几首协奏形式的《二泉映月》,刘文金的“二胡与萨克斯”《二泉映月》,其优在于时长较为适中,情绪表述少些偏颇(指深沉、凄清、苍凉、悲壮),既不低沉、又不慷慨,不温不火,取中而施之。符合当今时代欣赏群体的审美情趣。看出这位艺术家老练的艺术见地。
  筝鸣箫吟话知音 
  张千一的作品不乏哲理意蕴,在他其它作品中就有体现。再说,人们对古曲《高山流水》的欣赏,早已脱出乐曲表现的原意,而是约定俗成的成为表现人间友谊的象征,甚至成为了诠释知音的符号。此次,他的筝箫二重奏《高山流水》,就从中国传统人文出发,表述两人邂逅相识,终成生命相知的哲理故事。他以哲辩的思维,采用筝萧两种个性迥然的乐器,着意展现两位主人公的不同形象和情感世界——筝声琮琮,典雅悠远,若饱览山川,磊落飒爽的豪士,描述着巍巍高山汤汤流水的气势;箫音幽幽,恬静婉转,像阅尽沧桑,沉静安宁的隐者,赞叹着朗朗琴音刻画的山水形胜。郭红莲操筝,苏雅琳吹箫,她们如管鲍之交,此唱彼和。其美音、美韵,诠释了高境界知音知心者的高尚友谊。
 
‘鸟语 - 光明’意象美 
  在青翠欲滴的竹林里,十名佳丽的琴音缓缓而起,观众的身心也进入别有洞天的境域,倏忽,飘来宽舒欢快的旋律,带我们进入童话世界——千鸟百禽嬉戏枝头,短啼长鸣此起彼伏,让我们体味到“林中乾坤大,动静亦有常,万千世界中,生命最神奇”的天籁合唱。
  显然,有着踏实基本功的林朝晖、魏丽华及其姐妹,理解了刘天华十载磨砺所创的独特弓法,整齐划一的完成了难度极大的快速换把和快速滑音,得心应手地描绘了深山幽谷中群鸟欢鸣,生机盎然的景象。
  紧接着,进行曲式的旋律踏着振奋、坚定的节奏而来。竹林里,佳丽比肩舒臂,同音共律地唱起光明之歌。小军鼓似的节奏衬托昂扬的音调,体现出光明向往者的开朗和自信,以颤弓奏出的特殊音效,再次扩展了勇往直前的高涨情绪,最后,以生气勃发的军号模拟声嘎然结束。
  景建树把刘天华的《空山鸟语》、《光明行》编配为一首作品,前半段让观众先听百鸟啼鸣(“空山鸟语”),藉自然界物象来象征生机蓬勃,这是重于形似的仿象意象。而后半段(“光明行”),乐器模拟的进军号角,是重在神似的喻象意象,藉以焕发观众的精神。两种意象的迭加,使音乐形象唤起了听众的激情。所以,当姐妹们漂亮收弓之后,观众就爆发了掌声。这掌声,不啻是犒赏佳丽们精彩的表演,也是庆贺观众自己的灵魂得到了洗礼。
  优美霓裳 诗美解说
  把舞蹈作为一项主要艺术形式,郑重地展示在交响乐演奏中,并且在音乐灵魂的主导下,以优美的肢体语言补充音乐的表现力,引发观众直面乐曲情境,深入理解和享受她的美感。而舞蹈演员的优美舞姿、动作技巧,肢体的节律美,配以飘逸舒展的华美服饰,丰富了民族音乐会的形式,可谓锦上添花,珠璧联辉。
  形式美的多重样式
  “春江”以多样的伴舞形式发挥了舞蹈之长:《梁祝》根据乐曲设计了双人舞随乐曲的进行塑造梁山伯、祝英台主要人物及生动的情节,补充突出了主要角色的形象感,群舞则设计了符号式的彩蝶群舞,渲染了爱情故事的氛围。满足观众既听得到乐声、又看得见人物的审美需求;在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幽兰操》、《高山流水》中、则是设计了写意性的舞蹈,突出了主题思想和烘托了气氛;《江南雨》的雨伞群舞,属完整的情绪舞,歌者与伴奏成为画面的陪衬,整个舞台是舞蹈的天下——朵朵伞花,逶迤流动,曲折蜿蜒,如霓如虹。尽管看不清演员的面部表情,但姑娘们一摇一摆,一俯一仰,静停动移,婀娜多姿的肢体语言,尽显江南的诗情画意和人物的娇柔妩媚;《十面埋伏》先以人物、情节性的双人舞提示故事主题,而扮为鼓手的演员则贯穿整场,做演奏又做舞者,他们上部肢体的夸张动作和着重力度与精神的舞姿表演,塑造了血火疆场的战士形象,直观渲染了乐曲的战争色彩。
  解说词,是音乐会不可或缺的文学元素。“春江”通过对江南文化内涵的挖掘,表现出蕴藏其中的文化关照,使音乐会有了文化深度和民族精神。
 
 
解说词的思辩美
  思辩与哲理是艺术作品的灵魂,没有思辩的语言,就落于乐曲的串联。思辩是开启观众思考的钥匙,如《幽兰操》解说:“空谷幽兰别有情,肯与野草共杂生。何须苦觅脱俗地,浊自浊时清自清。”这是对幽兰操词义的释解,也是撰稿人启迪观众对幽兰品格的认识。 
  再如《空山鸟语.光明行》的解说词:“在江阴这片浸透了音乐元素的土地上,仿佛空气中都流动着音符,跳动着灵感。”
  解说词的现实美
  《春江花月夜》尾声的解说:“以春的名义展示江阴的色彩, 以江的浩荡倾诉江阴的豪迈,以花的多姿摇曳江阴的美丽, 以月的皎洁雅致江阴的情怀, 以夜的霓虹闪耀江阴的智慧。沐浴着和谐的春风,幸福江阴一路走来。” 这是是对江阴的祝福,也是艺术家心期情操的写照。这段具备现实美的解说词,说起来朗朗上口,听起来通晓顺畅,颇具音韵美和口语美。
  灯景影画  山水长卷
  现代舞台美术,以其先进的技术、科学的机械、丰富的舞台语汇,完美了舞台艺术的整体效果。这台音乐,诗乐歌舞并举,舞美重在营造诗情画意。
  LED全彩高清视频给观众的视觉影像,如一泓清丽的江水随音乐漫流,引领观众畅徉在浓绿欲滴的江南春色之中。舞美设计打破了传统舞台规则,恰到好处地架构出多层次舞台,特别辟出充分展示演员舞姿和变化舞蹈队形的舞蹈演区。夸张的幽兰、硕大的圆月及弯月是点题的写意之笔;亭台、小桥、乌篷船则是写实之作;成片翠竹、漫天桃花则是诗美色块;飘飞的花、叶却似电影的蒙太奇,成为整场乐曲的连接手段。这是前卫文工团对如何完美交响乐音乐会的视觉效果,成功探索出的舞美设计。这样的设计,首先服从并利于交响乐队的演奏,再是,朦朦胧胧,炫彩夺目的灯光效果,对塑造音乐形象,描绘环境,表现乐曲丰富的思想感情,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。这样的形式已经超出一般音乐会的形式概念。她是一种崭新的艺术形式的探索与尝试。
  民乐之乡  城市风采
  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,成功的城市是具有品牌文化的城市。好莱坞之所以成为名噪世间的影城,就是靠它城市历史打造的电影文化品牌。江阴,因为历代涌现了许多民族音乐家,创作了许多载于史册、传于世间的民族乐曲,才成为百姓认可,国家命名的“全国民乐之乡”。当人们阅读到节目单中《十面埋伏》《二泉映月》《空山鸟语?光明行》这些脍炙人口的曲目是无锡江阴人阿炳、郑觐文、周少梅、刘天华所制的精品时,谁不震惊!对江阴的崇敬与喜爱陡然而生。民乐,就是江阴特色,就是江阴品牌。树立江阴民乐品牌形象,对江阴的城市发展至关重要。
  承接传统打造未来
  说起江阴与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的合作,似有不解的亲缘。人称“延陵季子”的江阴贤人季札,是才华出众的文艺评论家,公元前544年,曾作为周朝文化使者出访鲁国。在鲁闻歌、观乐,高谈阔论。当蔚为大观的《大韶》奏罢,季札评说是叹为观止的音乐!两国因爱乐而修好。而今,充分认识到城市文化形象重要的江阴市领导,又延续江阴数千年前爱乐的情结,与驻鲁的前卫文工团艺术家连手合作“智造”民乐精品。无疑,这会让“全国民乐之乡”的名片更加精彩亮丽。
  打造旗舰  传承国粹
  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是有相当实力的民族音乐创演队伍,该团团长、作曲家刘荣担任总导演,指挥家王天力、演奏家刘凤山、商清秀、林朝辉、魏丽华等具有各自手操民族器乐的优长。在与全国顶级民乐专家赵季平、刘文金、张千一及诸多著名歌唱家、词作家合作中,积累了创作、演出音舞诗画民乐作品的丰富经验。若长此以往,上下求索,如媒体所说,打造中国现代‘弦操?钟鼓?箫管’演出旗舰的目标,不仅可行且指日可待。

            (通讯员 孟广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