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现在的位置 >首页 > 民乐古曲 > 最新资讯 > 正文
讣告:沉痛悼念著名古琴家、琴史学家许健先生!
2017-11-09 10:23:06 发表 | 来源:中国音乐网
讣    告

 

 


 

      著名古琴家、琴史学家许健先生,于2017年11月7日(丁酉年九月二十日)晚于家中逝世,享年95岁。

   

      惊闻噩耗,叹惋人间又失一位敬爱尊长,沉痛哀悼,愿先生一路走好。

 

      特此讣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国琴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11月8日

 

 

 

逝者生平

 

 许健先生,1923年1月23日生人,河北磁县人,共产党员。曾用名许景炎,笔名艾谣、尹炎等。

 

先生于1942-1946年就读于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院,毕业后留校执教。1954年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任研究员,直至离休。 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,民族民间音乐研究室主任,北京古琴研究会副会长等职。

 

 许健先生早年师从杨荫浏、管平湖、查阜西等先生,从事民族音乐研究,主要研究方向是古琴史学,是九疑派当代最为重要的琴家之一。

 

1956年,查阜西先生带领许健、王迪两位先生辗转江苏、浙江、四川、安徽、湖北等23地,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,用时一百余天。走访全国琴人98位,对当时健在的琴家进行演奏录音,共收录了各地琴人327首宝贵的琴曲录音,总录音时间长达1000余分钟,没有这次考察,就没有今天的“老八张”。三位先生此行的功德,对于今天的古琴研究,以及每个琴人都带来莫大的益处,是无法用言语来赞美的,亦是怎么评价都不为过的。

 

 许健先生一生勤于著述,出版有个人专著多部,发表了30多篇关于古琴的论文,打谱有20多首古琴曲目,并参加《中国音乐词典》、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等辞书的编写工作,撰写条目400余条。

 

先生千古

一路走好





琴事|前辈琴家对古琴事业发展的贡献 




古琴到了宋代是一个飞跃发展时期,由于减字谱的广泛应用,琴曲记录成为方便的事情。经过元明清三代,祖先为我们积累了丰富的曲库。发展到现在,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,这是一个飞跃的开放时代,是个古琴即将响彻全球的时代。古琴再也不单是文人雅士孤芳自赏、修身养性的雅玩之物了。而是雅俗共赏,面向大众又继承传统的音乐形式。这是令人振奋、令人欣慰的事情。

回顾古琴艺术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,星移物换,时起时落,以他顽强的艺术生命力,在文人和民间一代一代的相传。直到上个世纪初,由于外侵内乱的灾难,有些琴人被迫放弃弹琴,理琴者所剩无几,真是屈指可数了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古琴艺术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。但是当时古琴家所剩无几,大多年事已高,再不及时抢救,后果不堪设想。1956年,由查阜西先生率领王迪、许健三人小组,在全国动员振兴民族音乐,古琴艺术得救了。首先是使老一辈琴家受到尊重和重视,他们从精神上得到极大的鼓舞和信心,有些还得到了安置。

同时,在音乐院校设立了古琴专业,有些琴家被聘为古琴教师,如管平湖先生、吴景略先生、刘景韶先生、吴振平先生、张子谦先生、顾梅羹先生等。为新中国培养出一批优秀人才,他们为古琴事业的发展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。

1956年的古琴全国大普查,可谓是对中国古琴事业影响深远的一件大事。假如说没有1956年全国大普查抢救古琴的话,那么古琴很快就会到了奄奄一息的濒危境地。假如没有1956年的普查录音,就没有现在的“老八盘”了,也难有《琴曲集成》和《古琴曲集》的问世。查阜西先生不愧为中国现代琴史上的领袖人物。

在古琴音乐的发掘和广泛传播中,做出巨大贡献的,有大古琴家管平湖先生,他一曲《流水》响彻太空,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古琴,直到现在还在天外寻觅知音。管先生所打谱的《广陵散》,不仅打破了《广陵散》已经绝响的传说,让更多的人能听到《广陵散》这首举世闻名的大型佳作,更主要的是为我们提供了打谱的范例。管先生是位多产、高产的打谱高手,所打谱如《幽兰》、《离骚》、《胡笳十八拍》等等,流传广泛,影响深远。管先生为人朴实好学,平易近人。现在在座的见过管先生的不多,但崇敬管先生的人很多,他的音乐一定会永远流传下去。

过去我们学琴的时候,常常被人家取笑,噪音那么大,咚---吱咯令人心烦,有什么好听的,真是无可奈何,不过几千年来就是如此。过去在书斋没有问题,但作为舞台表演就很困难。在那个时代,难得有机会让你演出,多半因扩音效果不好扫兴而归。

吴景略先生在老一辈琴家中,是一位勇于创新、大胆改革的先行者,经他研究的钢丝尼龙琴弦,深得人们的喜爱,现在再也不会有人取笑古琴的“噪音”了,而会赞美吴氏钢丝弦的美妙,音色宏亮,走音清晰,意味迷人,人听人爱。吴老解除了几千年来的噪音大于乐音的烦恼,使千年古琴更加美妙。

老一辈琴家文学修养都很高,可谓琴棋书画,样样令人敬佩,他们的琴德更令后人敬重,对古琴事业的兴旺付出了无私的贡献。南京的古琴教育家张正吟先生是一个乐天派,他把房子腾出来作为乐社的固定场所,团结了众多琴友,每周活动一次,他又把古琴大师夏一峰、刘少椿接到家中赡养起来,为学习古琴的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。张先生爱徒如子,他把珍藏多年的古琴分赠给学生,鼓励他们好好学习。我本人就受先生的厚爱,赠琴一张,名曰“碧霄佩”。1956年我就是用这张琴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附中,正式开始了我一生的古琴学习。另一张无名宋琴,赠给龚一同学,龚一为纪念老师的鼓励,把此琴命名为“正吟”。还有一张赠给马杰,长期以来,老师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一直深深的鼓励我们为古琴事业多做贡献。

为古琴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老琴家还有许多,如杨葆元、吴仲航、刘少椿、姚丙炎、徐元白、王生香、徐立荪、杨新伦等,他们对古琴事业的传承,对古琴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1979年,文化部委派许健老师等,沿着1956年查老走过的路线,寻找琴人,鼓励大家重新理琴。1983年,在吕骥先生的关心支持下,在北京西山召开了全国第二次打谱会,后来又有在成都召开的中国古琴艺术国际交流会议,古琴艺术就像雨后春笋,更多的年轻人、海外侨胞的外国朋友,纷纷加入到古琴艺术的行业里来,人才辈出,各地成立了琴社、琴会、琴苑等等的群体。由于大家的努力,使更多的人知道古琴,了解古琴,更多的年轻人学习古琴。

一件乐器能够流传几千年,实属不易,这里面有多少人的心血凝结在其中。今天当我们回忆了老一辈为古琴做出的巨大贡献后,我们在座同仁要思考,要努力,如何把我们国家的精粹发扬光大。希望我们通过对老一辈琴家的追忆,能够使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古琴、发展古琴的行业中来;希望通过对老一辈琴家的追忆,能够使年轻一代更加珍惜现在优越的学习环境和学习机会,坚定决心学好琴,要学深、学透,学到家;希望通过对老琴家的追忆,从而使我们的古琴事业蒸蒸日上,创造出中国古琴事业更加灿烂辉煌的明天。当然,最后也希望通过对老琴家的追忆,大家共同努力,减少不必要的矛盾和成见,互相团结,维护古琴的美好的形象。

李禹贤先生2006年7月书于福州劲草堂

原文刊登于琴棋诗书画报


 


 

58.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