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现在的位置 >首页 > 音乐财经 > 音乐财经 > 正文
独立音乐人的经纪人怎么当?
2015-11-13 00:02:44 发表 | 来源:中国音乐财经网

    很多人说,现在是独立音乐的时代,很多音乐人已经不期待签约唱片公司,而是自己找团队打理自己的音乐事务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看到的成功独立音乐人背后一定有一位不简单的经纪人。
    比如李志的经纪人迟斌,赵照的经纪人蒋步庭,布衣乐队的经纪人任莎莎等。他们有的是从脑残粉升级为经纪人,有的甚至也不喜欢音乐,但懂得运营,渐渐的也成为了独立音乐人的经纪人。
    而在这个独立音乐的时代,做一个独立音乐人的经纪人该具备哪些素质?他们平时都是如何与音乐人合作的?他们能从音乐人身上分到多少收入?
    11月1日,音乐财经举办了线下沙龙“发声”第一期,邀请了赵照经纪人蒋步庭、图利古尔经纪人韩江雪-蛾子、布衣乐队经纪人任莎莎、独立音乐人铁阳分享了他们的一些体会和经验。沙龙主持人由独立音乐人陈鸿宇主持。

\


    经纪人平时都在忙些什么?
    蒋步庭:我从2009年正式被拉进这个圈,但要说做经纪人,第一次应该是2012年初我做的第一场巡演,是宋冬野全国巡演的其中一场,那会儿他还不火,宋冬野还没写《董小姐》,粉丝也就三四百人的样子,我一听到他唱歌,就觉得是有卖点、有市场的。
    我是一个不懂音乐的人,在我的音乐认知里,歌只分为两类,一类叫能卖钱的歌,一类叫不能卖钱的歌。我怎么评判哪些歌可以卖钱呢?我愿意花钱去看演出就是好听。有的歌听完,觉得挺好听挺有意思,歌词挺好,但是让我花钱去看,不乐意,这就是卖不出去的歌。
    在国内独立音乐圈,经纪人比主流唱片公司的人干的事情更多,他要囊括一个主流公司里所有部门的职能,包括商务部、法务部、市场部和宣传部,换算到独立音乐里面就是活动策划、联系场地、广告、签合同等等……
    比如,做专辑或巡演有四个动机,一挣钱,二宣传,三吸粉,四长知识,经纪人要先问艺人打算做这四个动机之中的哪一个,不同的动机用不同的套路。确定动机之后我们就要想创意,有了创意就开始策划,下一步就是具体细则的策划,包括巡演路线、场地、周边产品、票务,包括总结、财务核算、法务等等,一套要全做下来。
我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跟盛大文学约了一本书,他们正在审稿,大概有六七万字,名字叫《所有触手不可及的都叫远方》。我想在书中更有条理地解读独立音乐,不管经纪人也好,助理也好,策划人也好,巡演专辑都应该怎么做。

    蛾子:我开始做经纪人是从去年夏天,我们代表迷笛,带刚子去英国参加了一个艺术节。我和刚子在私下闲聊的时候,我们就说刚子你都这么多年了,一直都是平平淡淡,没有出名。可能大家都知道他,但是各方面不是特别有起色,然后说为什么不找一个专业经纪人帮你,这样你可能有更多的精力去创作。
    去年年底有一个去马来西亚演出的机会,当时那边提的要求是必须有两个人在台上演出,刚子就找了宗灿,就是现在乐队的吉他手,然后两个人简单排练后去了马来西亚,演出效果不错。回来以后,两个人决定合作下去。这肯定就需要有更多的精力放在音乐上,所以就找了我和另外一个伙伴一起做他们的经纪人,帮助他们的日常。
    我在做图利古尔的经纪人之前主要是以做演出为主,接触了很多国外的艺人。我觉得国内对经纪人的概念比较模糊,经纪人应该是艺人背后帮忙拿主意、负责监督艺人作品和大致走向的人。
    在经纪人之外,艺人还应该有不同的人来负责定巡演和安排演出事项,有唱片公司负责给艺人发专辑,录作品,经纪人在中间起一个起协调平衡的作用,帮艺人跟多方沟通,帮助这几方来共同合作。比如图利古尔主要活跃在国外市场,我们在国外有不同的人安排演出事项,我们接下来也会与唱片公司洽谈,希望争取专业人士来合作。

\


    独立音乐人需要经纪人吗?
    蒋步庭:我觉得任何一个层面的音乐人,都需要一个经纪人,因为对于音乐人来讲,商务、法务、活动策划、宣传等等一系列事情,在他们脑子里就是一团糨糊,真正好的音乐人一定是除了音乐以外什么都不懂的人。
    如果一个音乐人又想怎么赚钱,怎么宣传,巡演要什么样,他又要做音乐,他哪有那么多时间。所以不管一个音乐人名气多大、体量容量是多少,即使他是刚出道一天的音乐人,他也需要一个经纪人来帮他打理策划很多事情。
    经纪人要帮音乐人计划整个过程,包括宣传策划、专辑要走什么路线、树立什么样的形象、你的形象适合哪一部分歌迷、你要定一个什么样的台风、适合一个什么样的平台去发展、是参加选秀还是走独立音乐、是进livehouse还是走夜场,等等问题,都要有经纪人去做,而音乐人只需要知道一个结果。
    刚出道的音乐人可能觉得自己没什么名气,没有粉丝,我不需要经纪人。但你想,没有人来指导你做这些事情,你今天做一下这个,明天做一下那个,搞半天都是在方圆一平方米的地方原地踏步,或前进一步又退回来了,花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走出多远。所以,找个经纪人是很重要的,最差你也要有个学政治或者经济金融的朋友帮你出点主意。
    音乐人可以什么都不懂,但是他不能什么都不想,不能所有事情都靠经纪人来做,他要有想法然后找一个人来实现。包括音乐的制作,现场要呈现出来的效果,专辑的设计风格,在媒体那里树立怎样的人格,我的音乐要卖给谁,这些都要有想法,如果想不明白,那就需要有人帮你想了。

\


    经纪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?
    蛾子:我现在一直处于学习阶段,平时会去关注国内独立音乐人,每一件大事我都会去分析,比如这个音乐人为什么要这么做,然后做的规模有多大,他可能付出的成本和得到的回报有多少,平时的时间我也跟一些其他的从业人员或音乐人多聊。
    我从这里面去学习,去吸收一些独立音乐人想要得到的东西,从这里知道作为一个经纪人需要更多往哪个方向发展、努力。
    蒋步庭:首先我是一个不怎么听歌的人,我也不懂音乐,不会弹琴也不会写歌。大多数独立音乐的经纪人,都是从粉丝、歌迷,逐渐成为资深歌迷资深粉丝、歌迷会长,突然有一天经验值满了,一转职,就是经纪人了,做一系列任务升个级。
    但是我完全不是这种状态,首先我大学是学金融的,所以对于产业与经济结合的方面,不能说有多深的研究,只是稍微知道那么一点。我经常说一句话,现在的大陆,所有的音乐学校,都在教学生怎么做音乐,没有任何一个学校教学生怎么卖音乐,所以我们作为独立音乐的经纪人,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每天想一件事情,如何把音乐卖出去。
独立音乐经纪人和主流的唱片公司经纪人区别在哪?还是在独立性,独立经纪人可以独立生存,但是主流唱片公司的经纪人,他其实更倾向于商务拓展,或者是一个落地执行,还有可能是一个就只负责接打电话告诉你多少钱的人。

    宣传有专门的宣传部门,市场调研有市场调研部门,然后策划有策划部门,所以在主流音乐圈,音乐人的经纪人是不独立的,你让唱片公司的经纪人带一个艺人完全带不了,经纪人所在公司有其他部门来协助经纪人做这些事情。独立音乐人的经纪人,意思是我们自己一个人可以干所有事,就是独立。
    任莎莎:独立音乐人的经纪人其实更像是一个耕耘者,必须要勤恳,还要有一点点悟性,要知道怎么去变通。现在可以获得知识的途径太多了。经纪人作为一个耕耘者,就要勤勤恳恳去耕耘。打个比方,你所带的音乐人,应该就是天空,粉丝就是地上的这些人,而经纪人是一个耕耘者。
    我最近一次跟乐队“吵架”大概是9月11号专场的时候,其实也不叫吵架,主要是对他们一些做事的方法不认同。刚才蒋老师(蒋步庭)也说,音乐人最好除了音乐以外的事都不要管,但是有时候,一些外界因素会影响到他们,有人找他们,他们不懂得拒绝,这一点我觉得挺可怕的。
    比如,本来今天的专场,我安排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让乐队踏踏实实准备晚上的演出,你要给歌迷最好的现场,然后你也应该拒绝外界所有的干扰因素。本身就应该是这样一个逻辑,但有的时候会有人给他们打电话,因为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,晚上给我两张票吧,晚上我们带几个人先去给你们拍几张照吧,类似这种事就会有,然后我就会因为这种事跟他们吵架。经纪人需要有一颗很强大的心才行。
    但在音乐制作方面,经纪人和音乐人事先会有一个沟通,经纪人来负责哪些工作。因为音乐人都是很成熟的人,只要我们沟通好了,不会发生太大的冲突。

\


    经纪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?
    蒋步庭:独立经纪人面临的最大问题,是绝大多数独立音乐人经常出现早上晚上想法不一样的问题。比如音乐人两个月前跟我说了一件事,说咱们用这个策略,结果我们努力了两个月,音乐人就忘记他曾经说的事情。
    我说要不然咱们做备忘录,微信里面截图,他说可以。又过了两个月,音乐人又说不对啊,不是这样的,然后我就通过备忘录或者截图来证明音乐人是不是这么说的。
但是现在不能这么弄了,因为这些事情如果要变动的话,可能半年的工作全都白做了,因此我会很强硬地坚持现在要做的东西。

    我经常和他们说一句话,我们可以后悔,但是不能反悔,包括定的巡演也好,商演也好,宣传之类的事,你可以说我当时做的决定不对,我们下次要根据这次的经验怎么改,但这次既然这么定了,那就要这么做,就不要再有变动了。
    独立音乐人会觉得非常简单,不就那么一改就完了吗,但实际上底下执行的人知道,上面动动嘴,底下跑断腿,可能很多做过乙方的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。
    所以每次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个,有时候海报都打出来了,一千张门票放在那,专辑都已经做出来了,独立音乐人就说不行啊,我当时不是这么说的,不行得改,又要重新改,再从头做,这种无用功,我觉得还是尽量要避免为好,所以每次都是争论在这种问题上。
    而面临演出现场发生的一些状况,主办方会埋怨到经纪人身上,歌迷也会埋怨到经纪人身上,媒体也会埋怨经纪人,反过头来,艺人所有的埋怨也都会埋怨到经纪人身上。经纪人需要成为一个黑洞,能把所有东西都吸纳进去,不然做不了这个行业。
    包括艺人埋怨场地,主办方埋怨场地,设备方埋怨艺人,歌迷埋怨主办方。所有的好事都跟经纪人没有关系,演好了是艺人的功劳,活动办好了是主办方的功劳,现场气氛热烈是歌迷的功劳,但如果有任何一个地方不好,问题都是经纪人的。
    因为在歌迷心中艺人是不可能出错的。在艺人心中,主办方是很专业的,设备方也是很专业的,歌迷是很热情的。所以在主办方心目中艺人是很大牌的,歌迷是送钱的,除了经纪人以外,其他人都不可能出错,他们有好处,只有经纪人没好处。
    铁阳:我就是属于独立音乐人中那种早上跟晚上想法不一样的。我在做自己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就是这样,可能最开始设计专辑的时候是一种概念,后面又是一种概念。我觉得作为一个音乐人,在制作音乐的时候,越往后做,想法或者感受越来越深刻,到后面的时候会觉得,我这整张专辑做出来,好象不是那个感觉,不应该是那个感觉,可能就会变,但那个时候也许宣传照已经拍好了,文案已经写好了,但是你想改,或者说专辑设计已经做了,就会遇到这样的问题。
    最后只能是能改的就改,因为首张专辑是自己做的,是虾米的巡播,所以基本是在跟虾米的工作人员沟通,没有经纪人沟通,是自己在负责。
    蛾子:目前我跟艺人还没有什么大的冲突,他们还挺信任我的。有什么事我们都是有商有量的来。我想分享以下的几点:我也做活动,接触了非常多的经纪人,包括海外的独立音乐人。
    我发现虽然他们的市场是成熟的,但他们也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。目前为止发生过很多次,当跟海外独立音乐人的经纪人对接的时候,比如一个活动,我提前很长时间就和他们定好了,但因为有一些细节问题,主办方或者其他一些因素,包括批文,我没有办法很早就跟他们确认所有的东西。直到快临近了,我再跟那边确认的时候,对方就反悔了。曾经出现过offer都给了,包括演出费多少,我们这边承担什么东西,很早就讲好,查邮件全都能找到证据,但是海外的经纪人就是不承认了。
    所以我觉得经纪人对于艺人来说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,就是矛和挡箭牌。有些事不是经纪人可以完全作主的事情,很多时候,像咱们这边也是艺人可能突然反悔了,这样的结果就要经纪人出来替他挡,不管找一个什么原因,经纪人要冲在最前面,去帮艺人做这件事情。
    所以类似这种活动中,经纪人会面对非常多的情况,经纪人怎么跟主办方打交道,然后又怎么回过来协调艺人,我觉得也是挺有学问的。

\


    如何让独立音乐人火起来?
    蛾子:我现在是图利古尔乐队的经纪人,做这一行不到一年时间,其实我的主业是做海外艺人经纪,也就是带国外的乐队来中国演出,包括音乐界演唱会和一些小场的livehouse,同时也帮助一些国内乐队走出国门,去联系一些海外的事务。
    我是一个资浅的经纪人,在这方面有一些粗浅的想法,我觉得两点很重要,一是要去传达自己内心的东西,音乐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方式和工具,如果你是用心去表达,那对方一定会感受得到;二是要有一些当下流行的元素,这样会比较容易抓住听众的耳朵。但是我觉得这个要区别对待,要看一个人的发展路线和定位。
    铁阳:我是一个音乐人,我没有考虑过自己怎么才能火,从创作的角度来讲,还是要去遵循自己想要的表达。创作有时候确实是一个比较私密的事,当你把这个私密的事情说出来以后,就像一个石子,扔到了湖面,会有一些很意外的涟漪和回应,这就是一些听我歌的人的反应,所以首先要遵从自己的创作,自己的表达。另一方面,你要跟外界连接,两者之间的桥梁也许是一个很明确的亮点,现在是独立音乐的时代,个人魅力与独立的主张和精神,才是引领听众喜欢你的关键点。
    蒋步庭:我现在主要担任赵照的经纪人,关于艺人怎么能火这个问题,有三种不同规格的界定,一是票房火,二是媒体火,三是同行认可。
    中国曲艺界自古以来有一句话,就是一个局儿火,那怎么才能火呢,三分能耐,六分运气,一分贵人扶持。歌曲叫产品,艺人和歌曲两个加在一起是产品,产品只占三分,有六分的运气,还有一分的贵人扶持。我从2009年开始做这个行业,做到现在,合作过的很多独立音乐人都爱钻牛角尖,从作品上、从意识形态上或者是从情怀上都爱钻牛角尖,然后一边钻牛角尖,一边捶胸顿足问自己为什么不火。

\


    经纪人与音乐人收入如何分配?
    任莎莎:我和乐队都是平均分的,我们的工作人员有一定的费用标准,除去他们的费用后,我们把很大一部分钱拿出来做公款,可能是50%到80%,剩下的钱我们再平均分。
    比如说我们今天挣了两万块钱,可能给工作人员的有一万块钱,然后我们拿出五千来做公款,剩下五千我们每个人拿一千,举个例子,基本就是这样的。
    但是包括唱片、周边、广告代言的钱我们也是拿来做公款的,我们把这些钱归为意外收入。就像专辑的售卖,我们首先要把做唱片的成本钱拿回来,然后不这些钱用到下张专辑的制作中。我们基本都会把钱分为几块,每年我会给乐队看这个账,虽然他们不看,但我还是给他们看,知道钱都分在哪一块了,每块大概有多少钱。
    蒋步庭:我跟每个人合作的形式都不太一样。第一次我给宋冬野做全国巡演的时候,他们也没钱我们也没钱,然后我找到一家公司,是我之前工作过的一个网站,当时的承诺就是如果挣钱了,就给这个公司分成,如果不挣钱就当给公司做宣传了,因为所有的票务上都会带他们的LOGO,他们就算是一个主办方。当时不算周边产品,刨去路费食宿费,从演出费的账面上,我拿了20%。
    其实这个东西我们任何人脑子里都没什么概念,具体怎么分都要看情况。就像我跟宋冬野的合作,我说出去分20%好不好,他说没问题,就这么办,很简单。我们会根据每个音乐人当时的处境,在这个圈里的地位、票房情况做不同的调整,而且根据我们自己能做的工作内容,选择也是不一样的。
    现在宋冬野火了,我再回头去做他那摊事的话,我可能都不用做什么了,媒体会来找我们,要求我们上采访,那我的工作就少了,可能每天就是接打电话,看看合同,看看法务上的问题,那我拿分成的比例就会很低。
如果这是一个刚出道的音乐人,我需要从他最基础的理念告诉独立音乐人是什么样的,他应该怎样怎样,宣传需要我做,策划也需要我做,那可能我需要拿的分成就很高了,因为他是处于一个很空洞的状态。
蛾子:我们现在还属于没钱的阶段,所以我目前为止还没有从乐队这边抽取任何费用。但是我们在最早接触的时候就达成过一个口头协议,在正常状态下,我要抽取20%左右的经纪费,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状态。

    现在的话,如果有相对比较好的收入,我会把那20%抽出来,先放在公款里面,因为乐队往前走是需要投资的,是需要有一部分钱来运作的,包括专辑和周边产品。周边产品利益的这部分,我也是把成本刨除,然后分给两个艺人。
    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但等专辑的成本回来后,或者我们往后越走越好的话,我自己这边可能就要抽成了,然后该放公款里的放公款里。之前发生过一件事,就是国外的音乐节请我们过去,但那边给的费用不是很高,我们需要自费一部分,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非常需要这个公款了,这个钱一定要去做有意义的事,所以这种平时的积累就是很重要。

\


    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经纪人?
    蒋步庭:天天跟艺人发生矛盾的经纪人一定是个好经纪人,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跟不同的艺人在拔河,他永远要把这个事情往文艺的方向走,我永远要把事情的发展往商业方向走,我们每天都要因为这个事情去不停的争论。
    对于每件事情,我们都要做各种意向,它能出现的状况,它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,然后定制一套方案。这套方案不能完全是文艺的方向,也不能是我这种一身铜臭的状态。但是如果这个音乐人太独立不听你的,那你就只能自己关起门来思考,思考怎么能带着别人一起跟你思考。可能经纪人的工作就是,我们一直在搏斗,永远在争论。
2013年赵雷做第一次巡演的时候,他还没有那么多歌迷粉丝,我就用了一个很笨也很有效的方法,效果非常好。我在微博上搜“赵雷”两个字,所有涉及到跟他相关的内容,哪怕就是分享了一首他的歌,只有一点点关系,我就给他回复:赵雷2013全国巡演的售票链接,我用了两个星期时间做这个事,每天八小时,不停的发。但是微博每发20条他就会说你发的太快了,需要休息5分钟。然后我就换另一个号再发,等这个号要休息了,那个号就又能发了,我就这样简单机械地重复发。

    这样做的效果还是很好的。因为当时赵雷有两年没有演出,没有发专辑,他就问我,你说咱们这个演出预计能卖多少门票。我说10万20万吧,他不信,他说他上次骑摩托车的巡演门票连5万都没卖出去。我说这次肯定能过20万,我俩还打赌。结果那场演出下来我们门票卖了大概有70多万。当然,我们也要感谢左立和芒果台的主流宣传,主流媒体对独立音乐的推广还是有相当大的作用。
    蛾子:我对艺人的管理有点放羊的状态,因为我觉得,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,我现在只带一支乐队,他们刚刚起步,我的想法就是要先遵从你们的内心,把想做的东西做出来,然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个东西怎么去商业化,怎么能让业内得到认可,这个过程是非常花时间的。
    首先我会让他们在音乐上形成一个概念,然后做出一些小样,我们再来一起讨论它的方向,它是否可行。在这个过程中,大家会发现哪些是不合适的,哪些是需要改动的,哪些是需要调整的。但基本上我是更尊重他们的想法,我不会给他们太多我的想法,只是说我作为一名听众的感觉,哪段好听,哪段可能不合适。等大致的东西做出来后,我们再集体推下一步要怎么走。
    任莎莎:我之前是布衣乐队的歌迷,只要是布衣的演出,我就会去现场看,慢慢我们也就认识了,后来因为一些机缘吧,我就成为了他们的经纪人。因为我这样的身份,我跟乐队的沟通是比较有说服力的,我能用很多事让他们做一些小小的改变,但是更多是希望他们能维持住一些东西,保持住他们身上的本色。
    我是从助理做起做到经纪人,很多事我都会从音乐人的角度考虑,他们要一种怎样的状态,什么样的状态他们能更舒服,能让他们更好的创作,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他们往上走一步,所以和音乐人之间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。
    布衣在做十九周年巡演的时候,我心里其实挺没底的。我也是在微博上给相关用户发私信,各种回复。其实我当时跟他们打了招呼,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介意不介意,其实他们是介意的,不过他们没有表现出来。后来我感觉到了,觉得这样不太好,我就不用他们的微博号回复,用我自己和其他的账号去回复。
    今年做二十周年的演出,我找了我认识的所有人,包括媒体、群里的朋友还有粉丝,在大家的帮助下,巡演的票房比去年整整翻了一番。从这件事我就明白了,你做的多一定会有回报,你要是今天没工作,那一定不会有回报。有时候我也想偷懒,想把一些事放在明天来做,但是不行,这样就没成果了。跟布衣这么长时间,他们教会我的就是“负责”,之前我都不是一个太负责任的人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李斌,李笑莹,郑营营,宋欣欣,武雅静  | 中国音乐财经CMB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