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现在的位置 >首页 > 音乐众筹 > 音乐众筹资讯 > 正文
音乐也“众筹” 业内:或许能为音乐市场带来生机
2015-10-09 03:18:53 发表 | 来源:南方都市报
\
    2014年4月,阿里巴巴全新理财产品“娱乐宝”上线,引起外界颇大轰动,该产品让不少平民百姓也有机会成了电影投资人,噱头十足。而在音乐领域也早有同样的事情发生,因为众筹网站的诞生,歌迷也可以成为自己喜欢的歌手某张专辑或某场演出的资助人。

近年来,“众筹”一词不断被提起,逐渐进入到大众视野,被大众熟悉。而在包括设计、电影、书籍等品种繁多的各类众筹项目中,音乐类的众筹显得更为活跃。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众筹这种模式,在音乐领域有着先天优势,或许会为满目疮痍的音乐市场带来一线生机。今年初,早已贵为大牌音乐人的梁翘柏在网上完成了他的第一个众筹项目,为他第二张个人专辑的制作筹集了11万资金。至今为止,曾尝试过众筹模式的音乐人还包括李志、宋冬野、周云蓬、汪峰、MIC男团、炸鸡少女阿肆、布衣乐队等等。

李志是国内第一个尝试众筹的音乐人,早在三年前,众筹网站刚在中国诞生之初,他就通过这种模式成功筹集了一张专辑的制作经费。日前,南方都市报记者分别采访了李志、梁翘柏等众筹项目的筹划人,以及国内首家音乐众筹网站的负责人,让他们来讲述众筹给音乐圈带来了怎样的影响。

故事篇

案例1:李志

国内最早尝试众筹的音乐人

预谋:“李志焚碟”

2011年2月15日,民谣歌手李志做了一件很出格的事,他把囤积在家中数千张没有卖出去的自己的唱片,打包、装箱,运到南京郊外的一个垃圾场,然后点了一把火,把这些CD全部烧毁。

这就是当年曾在网上引起过轰动的“李志焚碟”事件。他还特意为此拍了一段视频,用了齐秦一首老歌做主题———《把梦烧光》。视频中的熊熊大火,天空中冒起的滚滚浓烟,歌迷都以为李志对唱片市场已彻底失望,可能以后再也不会发片了。但很快,大家就发现这不过是李志的一次行为艺术。“焚碟事件”后不到半个月,李志在一个名为“点名时间”的网站上发起了一个众筹项目,开始为他2011年跨年演唱会D V D筹集制作资金。

以前:销售长黑,无一收回成本

“虽然在一些群体里,喜欢李志的人很多,他的歌甚至被不少电视台用过,但其实他之前所有发行的专辑都是销售长黑,无一收回成本。”李志团队的老迟在接收采访时说,其实不仅是李志,很多在豆瓣上动辄上万人关注的音乐人,也都几乎没人能养活自己。

李志甚至曾想过效仿英国乐队R adiohead,把专辑录完放上网任大家下载,然后署上银行账号随便你付款。“他从未停止过想出各种招式来收回专辑录制成本。但无一例外,全部失败。”

在老迟看来,做音乐这件事始终是成全了别人陶冶了自己,“虽然也挺好的,但时间长了,负债累累,谁都受不了这折腾。”于是,当知道有“众筹”这东西后,他们隐约觉得,做唱片如何回本这问题似乎能解决。
 

\

成果:预筹8万,实收19万

偶然的机会,老迟发现了点名时间,“一开始先是关注美国KICK START ER网站,觉得不错。后来‘点名时间’出现了,就想支持一下本土的众筹网站。”于是他和李志商量后,就决定要发起项目,“当时把之前滞销的CD烧掉,是希望能终结一个做音乐的旧模式,之后我们要换一种玩法。”

众筹网站在中国出现,也就是2011年前后的事,李志和他的团队相当有前瞻性,他们在2011年2月发起演唱会DV D的众筹项目,算是国内最早尝试众筹的音乐人。老迟回忆,当时发起项目时正处春节期间,他们原以为流量将会一片惨淡。“当时我们定下的项目规则,是在一个月内筹集8万元,如果成功,这张DVD就马上投入制作。”结果连他们也想不到,当项目期限终止时,筹集的资金竟多达19万,参与的人数过千,远远超出了他们预期。

心得:歌迷信任我们

老迟认为,那时候很多歌迷都是第一次接触众筹,但立即就能欣赏并且参与进来,这需要的是信任。“让素未谋面的人拿自己的钱做他的事情,在诚信社会里可能相对简单点。但在中国有这么多朋友认可,还是挺让我惊讶,说明至少大多数人还是向往诚信的。”

案例2:梁翘柏

音乐界幕后大牌也来玩

去年年底,因为《我是歌手》而被大众熟悉的音乐人梁翘柏也开始了他的众筹计划,在淘宝网新增设的淘宝星愿网平台上,他为自己的新专辑《失忆年代:被遗忘的一把手术刀》筹集了11万制作资金。

梁翘柏的参与,让众筹这种模式渗入到更为大众的领域。梁翘柏的多年好友,操作这次新专辑众筹计划的负责人许先生说,如果没有众筹这种方式,梁翘柏应该不会发这张唱片。

其实早在四年前,梁翘柏就已完成了这批作品的创作,当时他曾考虑要做成专辑发行,但因为唱片世道不景气,最终他还是打消了念头。于是,这些作品就封存在梁翘柏的电脑里,渐渐连他自己都忘了。

之后这几年,梁翘柏越来越忙,做王菲的复出演唱会,连续两年给《我是歌手》当音乐总监,这些事情为他积累了相当高的人气和知名度。

直到去年中旬的某天,梁翘柏在翻查电脑时,无意中又找回了这批被遗忘的作品,感触万分的同时,他又萌发了发唱片的欲望。

但2013年的唱片业环境更加满目穹苍,即使梁翘柏在业界已经很出名,但他还是不敢贸然发片。许先生说:“如果按传统的方式去做,他的这张专辑肯定也只是唱片店货架上的一个展示品而已,不会有多少人真的会掏钱去买。”

去年9月,一次聚会上,许先生跟梁翘柏介绍了近年越来越火的众筹网站,认为他可以通过众筹去完成这张专辑的制作,在了解了众筹的背景后,梁翘柏很快就答应了下来,这个计划排上了日程。

“当时淘宝网也开始搭建众筹平台,所以最终我们就选择了在淘宝上发起众筹。”起初,许先生对这次众筹项目也没有多大信心,如果失败了,可能会对梁翘柏的声誉有一定影响,所以他原本建议众筹的资金定在5万左右,“但翘柏本人比较坚持,如果这么委屈去做的话,他宁愿不做,所以最后还是把额度定在10万这个标准,翘柏不希望把自己的音乐变得那么廉价。”

当然,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,一个月的众筹期限后,梁翘柏以11万多的成绩超额完成了这个项目。于是,今年春节前夕,全国有500多名歌迷收到了梁翘柏送来的一份新年礼物——— 他这张新专辑的数字版或实体唱片。而这500多名歌迷,就是当时在众筹计划中给过梁翘柏资助的人。

分析篇

众筹,歌迷为何买账?

从李志和梁翘柏的案例中,我们能看到一个共同点,就是通过传统渠道发唱片,歌迷不一定会买账,如今网络下载如此方便的时代,即使铁杆的粉丝也未必还有购买唱片的欲望,甚至很多人家里连CD机都没有。

但倘若以众筹的方式去预售,却反而更能赢得粉丝们的认可,即使不能马上获得回报,大家也都愿意掏钱去支持。许先生认为,这就是众筹的魅力,“在这种模式下,歌迷并不是纯粹只是买了一张唱片回来,而是为自己的偶像完成了一个梦想。”

如今,国内已经有十几个众筹网站诞生,其中2012年建立的“乐童网”,则是国内唯一专注做音乐项目的众筹网站,该网站创始人马客也是一名资深乐迷,家里收藏了15000张黑胶片和CD,其中有超过10000张是爵士乐唱片。在接受采访时,他提到众筹的要素。

首先是要有好的故事,能打动人。他还讲起了自己掏钱赞助德国爵士大师Peter Brotzm ann来中国演出的经历。“当时我把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写出来,就是一个很棒的故事。最后筹了不到六千块,出了一张专辑,这也是我们网站发起的第一个项目。”

而李志和梁翘柏要发专辑,这些人本身就是有故事的人,譬如梁翘柏的众筹文案中就写到:“这些音乐在我心灵创作的历程上有着标志性的意义,虽然,当时我的现实生活是那么的不合逻辑……”

许先生认为,众筹的模式会让歌迷更有参与感,“他们以这种方式掏钱,其实是参与了自己偶像的一张唱片的制作,所以跟去唱片店买一张现成的唱片的体验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此外,良好的回报也是众筹必不可少的一个元素。马客认为,粉丝们给自己偶像的众筹项目投钱,其实并不仅仅是为买一张唱片,在心理上,他们更多是追求参与感,而从实际的角度,他们也同样希望能获得更多的体现。

“譬如当粉丝的资助达到一定数额的话,歌手可能会亲自打电话跟他致谢,又或者邀请这些粉丝进录音室去观摩这张唱片的录制等等,这样的荣誉感是最容易吸引人的。”

众筹的趋势,演出市场更合适?

相比于歌手为制作新专辑而发起的众筹,如今在网上更多的还是演出类的众筹项目,对于演出市场,众筹模式有着更多的优势。马客认为,演出现场通过众筹方式来预售门票,可以相当大程度地降低风险。

譬如去年宋冬野完成的全国百城巡演,当时有很多城市都是他之前没去过的,譬如安徽的芜湖、山东的烟台等等,按传统的乐队巡演模式,这些小城市完全不可能进去。“但演出众筹的优势就在于此,你可能先发出一个项目,只要那个城市有足够的乐迷支持,并且实实在在地预售了门票,那你再确定去那个城市演出,这风险度就降低了很多。”

此外,更重要的是歌手可以通过众筹确定自己这场演出的规模,许先生说,以前我们做演出,只能通过歌手的人气和市场号召力去判断,但往往会有误差,譬如有时候偌大的场馆只来了几十个人,但有些演出却被挤爆了场,很多歌迷想进都进不了。

如今,通过众筹去做一场演出则完全可以避免这种误差,“譬如一个歌手发起一项演出众筹,最终获得了200人的支持,那他可以把这场演出安排在相对小一点的LiveH ouse做,但如果有1000人参与了这项众筹,那就需要考虑更大型的演出场馆了。”

众筹的局限,仅仅适合小众?

目前为止,众筹这种方式在国内还局限在小众音乐人的领域,越来越多的独立歌手跃跃欲试,但在主流乐坛的层面,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响应。这相较国外的情况有点差距,马客说,了解众筹历史的人都知道,国外的众筹音乐网站如今已诞生了6座格莱美奖和10个格莱美提名,在国外,众筹的力量并不小众。而对于中国而言,众筹这种模式还属于起步阶段,影响力和覆盖面还远远不够。

许先生认为,众筹这种模式其实更适合独立音乐人,因为众筹的概念原本就是以帮助一个人实现梦想为出发点的。“现在各大众筹网上也有一些比较大牌的主流明星也在尝试众筹,但他们的项目多数还是以公益为主,譬如汪峰就在淘宝网上做了一个单曲的众筹,就是给‘免费午餐’做的。”

一个主流歌手在众筹网上为自己的新专辑募资,会让人觉得他没有这必要,“假设罗志祥在网上发起一项众筹,即使他的歌迷也愿意为他掏钱,但就不存在任何帮助偶像完成愿望的过程,性质就变了。”相反,独立歌手则更具备这方面的色彩,会让他们的歌迷更有参与感。

此外,许先生还提到,越是知名的歌手,会越担心自己众筹的项目失败,这对他们的声誉会有一定影响,所以他们也没必要去冒这个险。

国外有一个最为典型的失败案例,就是比约克为自己的唱片开发A pp筹集资金,发起的项目筹资目标是在30天内筹款37.5万英镑,但10天时间才筹集不到15500英镑,最后比约克取消了这个项目。拥有巨大粉丝群的超级巨星为什么会筹款失败?再次说明众筹这一方式的不确定性。

众筹的探索,无实体回报方式

今年2月,李志又在网上发起了一项众筹,这次他选择了乐童网,他要为自己最新的一张数字现场专辑《勾三搭四》筹募制作经费。但不一样的是,这次他打算不给资助者任何回报。

在乐童网这项众筹计划的页面上,我们能看到李志的这番话,“我现在需要2500个粉丝,每人支持20元,募集5万元来制作这张数字现场专辑。项目成功后专辑在合作平台上开放给所有人,而出钱的支持者不会收到实体形式回报。”

这个项目实施后,在网上引起了争议,有人批评李志破坏了众筹的游戏规则,有人则认为他纯粹是在测试自己粉丝的忠诚度。对于这些反应,李志团队的老迟认为都是意料中的,争议是吸引别人注意力的办法。

“其实专辑被制作出来就是回报,这个项目只是没有实体回报而已,对喜欢李志的人来说,能听到一张新专辑应该算是个不错的回报。”

老迟说,这个项目的价值更多是“了解歌迷的需求”,而不是一定要项目成功拿到这笔钱。“如果不成功,就不做这件事,少做无用功对我们来说也是价值。”

但事实证明李志和他团队的思路是正确的,截至于上个月,这项众筹已经成功,获得了2673名粉丝的资助,5万元的制作经费已经落实。至于这种无回报的方式,未来会否成为众筹的一种新趋势,则暂时还有待观望。

小百科

众筹网站就是一个预售产品跟服务的网站,只不过是披了一层梦想和支持的外衣。在网站上,项目的发起者可以通过很多用户的资金支持,完成自己的梦想。一般是由很多人来帮助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。

据了解,众筹模式最先起源于2009年在美国成立的KICKSTAR TER。如今在国外已经有了相当厚实的大众基础。而众筹模式最近两年才在中国流行起来。国内目前有点名时间、追梦网、淘梦网、点火网、好梦网等几十家大大小小的众筹网站。其中,成立了两年的点名时间运营得比较成熟,而乐童音乐则是作为音乐领域的第一家众筹网站。